快捷搜索:  

深谭丨中德合作,何以打破零和博弈的“竞争叙事”

深谭丨中德合作,何以打破零和博弈的(de)“竞争叙事”

11月4日,德国总理朔尔茨访华,此次访问是(shi)疫情发生以来欧洲国家领导人(ren)首次访华。

动身之际,朔尔茨专门在媒体发表署名文章,明确表示 我(wo)们(men)不想与中国脱钩 。

这是(shi)对(dui)一段时间(shijian)以来西方杂音的(de)正面回应。

其实,对(dui)于这些杂音也不必大惊小怪,中德两个东西方大国互动过程中,难免有些小插曲。

今年是(shi)中德建(jian)交50周年。50年前,中德建(jian)交时,德国一定清楚,自己在跟一个政治制度和意识形态完全不同的(de)国家打交道。

当时,中国的(de)经济发展水平、工业化程度和综合国力都无法跟西方国家相提并论,在很多领域还是(shi)白纸一张,亟待发展,这也是(shi)许多西方国家和中国建(jian)交后看到的(de)机遇。德国,也不例外。

几十年过去,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,具有门类齐全的(de)工业体系,成为全球第一大货物贸易国。

一些西方国家感受到了竞争和所谓的(de)威胁,越来越频(pin)繁地把意识形态摆出来凌驾于其他(ta)议题之上,只是(shi)因为中国用自己的(de)方式取得了迅速发展。

此时,一些国家选择拉帮结伙来打压和围堵中国,而另外一些国家则找到了和中国良好(hao)互动的(de)方式,德国,就是(shi)其中之一。

正如习近平主席在本次与朔尔茨的(de)会见中强调的(de),50载历程表明,只要秉持相互尊重、求同存异、交流互鉴、合作共赢原则,两国关系的(de)大方向就不会偏,步子也会走得很稳。

中德同为制造业大国的(de)代表,能够超越所谓的(de) 竞争叙事 ,无疑为西方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的(de)相处探索出了一条具有启示意义的(de)互动之路。

深谭丨中德合作,何以打破零和博弈的(de)“竞争叙事”

这一次,与朔尔茨同行来华的(de),是(shi)一个由12家德国大型企业(qiye)高管组成的(de)经济代表团。

德国大众,也在名单之列。

德国大众和中国的(de)渊源,是(shi)中德产业互动的(de)一个缩影。

深谭丨中德合作,何以打破零和博弈的(de)“竞争叙事”

△大众汽车集团的(de)德国工厂

2022年德国大众,已成为全球最大的(de)汽车制造商。但在上世纪70年代末,由于日系车企的(de)崛起,大众的(de)日子并不好(hao)过。

当时,中德建(jian)交不久,大众将目光投向了这个东方国度 如果能拿下中国市场,大众就有了与日系品牌竞争的(de)机会。

彼时,初步建(jian)立工业基础的(de)中国,刚刚吹响开放的(de)号角。中国亟须引进国外的(de)技术、资金与生产设(she)备,推动经济的(de)发展。

汽车是(shi)当时的(de)重点行业之一。

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产业融合研究室主任江飞涛告诉谭主,汽车有数万个零件,它(ta)的(de)生产链条非常长,几乎涵盖了包括冶金、电子、化工等所有的(de)制造业部门,这也意味着,汽车工业的(de)发展会带动其他(ta)产业,乃至整个工业体系的(de)发展。

但当中国向全球几大车企发出合作的(de)信号时,却没有收到积极的(de)回应。

一方面,无论是(shi)美国车企还是(shi)日本车企,都不认为中国是(shi)一个有潜力的(de)市场。他(ta)们(men)难以从心底认同,以中国的(de)模式,能够创造经济增长的(de)潜力。

这不单单是(shi)意识形态的(de)偏见,也是(shi)西方国家推动全球化路径的(de)结果。

中国向外探求的(de)时点,正值新自由主义和 去工业化 在全球兴起,美国是(shi)主要的(de)推手,不断鼓吹 小政府、大市场 的(de)发展模式。

在这种模式下,发展中国家的(de)政府不能对(dui)价格进行管制,而必须使其由市场自身形成并决定,这加速了金融垄断资本在国内和国际市场的(de)自由流动。

美国金融资本无孔不入地控制其他(ta)国家的(de)实体产业,收割了巨额利润。

当时的(de)中国,则是(shi)希望通过中西合作带动国产汽车及零配件产业链的(de)发展,从而推动外国汽车国产化,进而为研发、培育自主品牌做准备。

西方国家并没有多少耐心,甚至有些嗤之以鼻。

江飞涛告诉谭主,当时,发达国家只会向发展中国家转移类似于家电组装这样的(de)劳动密集型产业,这些都是(shi)产业链上低附加值的(de)环节。

当时的(de)德国,并没有跟随美国,一味选择脱实向虚的(de)路径,而是(shi)继续发展壮大本国制造业。这和德国一直延续的(de)经济政策有关:

德国经济学家弗里德里希 李斯特有一句在德国影响深远的(de)名言 生产财富的(de)能力比财富本身更重要。德国,选择了一条实业立国的(de)道路。

而面对(dui)强大的(de)竞争对(dui)手,要想壮大发展,德国制造业企业(qiye)必须在国际上打开突破口,务实的(de)德国大众,愿意与中国合作。

尽管双方都有意愿,但合作的(de)过程,比想象之中要痛苦得多。

由于没有生产线,最初,中国只能做组装的(de)工作。就是(shi)这条简陋的(de)组装线,改变了中国汽车工业的(de)发展轨迹:

中国汽车制造,逐渐从手工敲打的(de)粗放生产,变成了流水线式的(de)规范生产。

被改变的(de),不只是(shi)汽车工业。

根据合作协议,中德合资生产桑塔纳汽车。但当时,针对(dui)合资,中国并没有相关的(de)法律与制度。也正是(shi)在中德合作的(de)推动下,中国推出了《合资法》。

有了汽车行业做试点,1983年,我(wo)国正式下发了《关于加强利用外资工作的(de)指示》,明确提出:

提供一部分国内市场,通过合资经营企业(qiye)的(de)形式引进我(wo)国缺口技术。

引用外资,也让中国工业化发展,进入了快车道。

深谭丨中德合作,何以打破零和博弈的(de)“竞争叙事”

△1984年,上海大众汽车有限公司(gongsi)(gongsi)的(de)奠基仪式

随着桑塔纳汽车国产化的(de)不断推进,中国汽车工业配套体系不断完善,同时带动的(de),还有中国整个工业体系的(de)发展。

与此同时,中国汽车市场的(de)快速发展,也助推大众登上了全球汽车销量第一的(de)宝座。

大众合资建(jian)厂的(de)故事,只是(shi)中德合作的(de)一个缩影。为了进军中国市场,德国企业(qiye)以务实的(de)态度向中国提供资金与技术。

江飞涛告诉谭主,中德合作形成了相互成就的(de)合作模式。

一方面,中国庞大市场的(de)潜力不断释放,培育了门类齐全的(de)工业体系,由此带来的(de)集群效应能够降低零部件成本,这让德国企业(qiye)受益。

另一方面,与德国的(de)合作,提升了中国的(de)技术能力、管理经验,这都会增强中国自身的(de)竞争力。

随着经济全球化不断发展,中国加入世贸组织,这种合作模式一直处于正向循环,也引起其他(ta)西方国家的(de)关注和效仿。

然而,这种正向循环在2008年之后逐渐开始发生变化。

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及后续的(de)欧债危机中,德国的(de)表现,引发了发达经济体,特别是(shi) 去工业化 的(de)发达国家对(dui)制造业地位和价值的(de)重新认识 相较于其他(ta)欧洲国家,以实体制造业为主导的(de)德国经济,率先走出衰退。

发达国家,重新开始重视(shi)制造业。各国相继推出促使制造业回流的(de)产业政策。

但产业回流,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。

尤其是(shi)放在经济全球化的(de)视(shi)野下来看,更是(shi)有现实矛盾 伴随着产业升级,新兴经济体在产业链中会不断向上游攀升,在一些领域势必会出现与发达国家的(de)追赶与竞争。

以美国为首的(de)一些西方国家开始渲染 脱钩 论调,打压和围堵以中国为代表的(de)新兴经济体。

这自然也对(dui)德国产生了一定影响,德国企业(qiye)界一度出了一个报告,称中国 越来越有竞争的(de)要素 。

一些杂音逐渐出现,中德产业合作来到十字路口。

深谭丨中德合作,何以打破零和博弈的(de)“竞争叙事”

2014年,一次访问带来了转机。

这次访问,是(shi)习近平担任中国国家主席后首次访问德国,两国领导人(ren)一致同意将两国关系提升为全方位战略伙伴关系。

联合声明中表示,中德应尽快为未来几年双方继续合作制定行动纲要。

这次访问结束6个多月后,中德签署共同纲要,其中明确表示,德国欢迎拓展中国与欧洲之间陆路贸易通道及 丝绸之路经济带 倡议。

一带一路 倡议跨越欧亚大陆,给中德的(de)产业合作打开了新的(de)空间。

一带一路 倡议加强了德国与中亚、东亚等地的(de)联系,这些地方成为德国工业新的(de)原料地与生产地,进一步降低了德国企业(qiye)的(de)生产成本。

同时,连接将产地与市场变得更加紧密。

由此带来的(de)显性表现就是(shi),德国多座城市迸发出更多的(de)活力。汉堡市,就是(shi)其中之一。

2015年,时任汉堡市市长朔尔茨访问上海时就曾提到,汉堡港吞吐量有三分之一或来自中国或发往中国。

随着 一带一路 倡议的(de)不断推进以及中欧班列的(de)不断增加,汉堡港不仅成为德国领先的(de)铁路货运枢纽,还发展成为欧洲最大的(de)海铁联运港。

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所长许英明告诉谭主, 一带一路 倡议强化了德国在欧洲的(de) 中心 作用。从中欧班列的(de)角度讲,几乎80%的(de)货物都会集中到德国的(de)几个城市中,再由德国分拨到欧洲各个国家的(de)城市,这大大增强了德国对(dui)周边国家的(de)辐射力和影响力。

在 一带一路 倡议的(de)带动下,2016年,中国成为德国最大贸易伙伴,而中德双边贸易额,占中国对(dui)欧盟贸易额的(de)近三分之一。

种种改变,都进一步增强了德国制造业的(de)竞争力。

在某些西方国家奉行本国优先政策,意图通过打压的(de)方式来获得本国制造业的(de)优势(youshi)时,中德双方并没有陷入这种零和博弈的(de) 竞争叙事 ,而是(shi)重新耦合彼此的(de)需要,以更加开放的(de)姿态,串联起更多的(de)发展空间,来创造新的(de)机遇。

这对(dui)国与国之间的(de)相处,有着深刻的(de)借鉴意义。

但很快,百年变局和世纪疫情相互交织,动荡变革的(de)世界局势,又给中德关系带来新的(de)冲击。

深谭丨中德合作,何以打破零和博弈的(de)“竞争叙事”

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,美国先是(shi)大规模 放水 刺激经济。在国内通胀高企时,又开启激进加息进程。

一放一收之间,美元又开始 收割 世界。而在俄乌冲突升级的(de)背景下,欧洲成了最先被 收割 的(de)对(dui)象。

德国,同样难逃一劫。能源成本的(de)上升与资金的(de)持续外流,已经开始伤害德国经济的(de)根基 制造业。

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(PMI)是(shi)衡量制造业状况的(de)重要指标,10月,德国该指数大幅下跌,远低于市场预期。

制造业衰退,带来的(de)不单单是(shi)失业率的(de)问题,后续还会带来基础设(she)施落后、产业外流等一系列伤及国家核心竞争力的(de)影响。

就在朔尔茨访华前,中国企业(qiye)入股汉堡港。针对(dui)这笔交易,德国国内曾出现一些反对(dui)声音。

但中企入股,对(dui)于提升汉堡港竞争力,以及确保德国供应链、产业链稳定,都有积极的(de)意义。

这也正是(shi)德国政府力排众议,批准该交易的(de)原因。

而这,也正是(shi)中德合作的(de)底色 照顾彼此核心利益。

反观在俄乌冲突爆发和美联储加息后,纷纷抽身逃离的(de)西方国家资本,不过是(shi)收割套利的(de)工具。

不仅如此,西方国家还在渲染 泛安全化 的(de)叙事,唯恐欧洲不乱。

部分国家开始打着 产业链供应链安全 的(de)旗号,脱钩断链。德国国内,也出现减少所谓 对(dui)华依赖 的(de)声音。但中德企业(qiye)的(de)合作,与这些言论形成了鲜明的(de)对(dui)比。

就在朔尔茨访华前不久,一家中国企业(qiye)在匈牙利启动新建(jian)一座工厂的(de)项目。这家工厂为欧洲汽车制造商生产电芯及其他(ta)模组产品(chanpin)。

在这座工厂不远处,是(shi)德国企业(qiye)宝马在匈牙利生产新能源汽车的(de)工厂。中德两家工厂就近完成装配,然后卖到欧洲市场。

深谭丨中德合作,何以打破零和博弈的(de)“竞争叙事”

△匈牙利是(shi)欧洲的(de)汽车工业中心之一

今年6月,欧盟达成共识,要从2035年开始在欧盟境内停止销售新的(de)燃油车。

这给德国汽车工业带来不小的(de)挑战 此前,作为传统的(de)汽车工业强国,德国的(de)转型并不及时。

无论是(shi)新能源汽车本身,还是(shi)汽车行业升级转型带来的(de)数字化、智能化、软件化,德国企业(qiye)都有不小的(de)短板。

而中国企业(qiye),恰恰能弥补这样的(de)短板。

中国德国商会华北及东北地区执行董事晏思告诉谭主,过去,德国公司(gongsi)(gongsi)更多地带来技术与知识,现在,德国公司(gongsi)(gongsi)更需要弄清楚哪些方面可以向中国公司(gongsi)(gongsi)学习,中国公司(gongsi)(gongsi)在哪些技术和领域是(shi)领先的(de)。

如果说桑塔纳汽车代表 过去 ,那新能源汽车,就代表 现在 。

当谭主问晏思,如何看待这种转变以及带来的(de)竞争时,晏思告诉谭主,世界到处都有竞争,而竞争的(de)另一面,也意味着共同发展、向前进,真正在进步中共同塑造未来。

中国的(de)5G、软件、电池等,加上德国的(de)汽车制造优势(youshi),中德双方在新能源转型中,共同发展。

汽车的(de)例子,也在中德其他(ta)合作领域上演。

中德双方的(de)合作,并没有陷入零和博弈,而是(shi)在充分考虑彼此发展阶段的(de)同时,以建(jian)设(she)性的(de)态度追求合作的(de)最大公约数。

这也是(shi)中德关系,能够成为大国典范的(de)原因之一。

在会见朔尔茨时,习近平主席提到了德国前总理施密特的(de)一个观点:

政治家应当以宁静接受那些不能改变的(de),以勇气改变那些能改变的(de),用智慧分清其中的(de)区别。

50年前,中德领导人(ren)以政治魄力与政治智慧,开启了中德互利共赢的(de)历史。

50年后,中德关系又到新节点,需要双方共同抵制阵营对(dui)抗、泛意识形态化等因素干扰,继续探索大国相处之道。

一个健康、稳定的(de)中德关系,不仅有利于中德,更有利于世界。

深谭丨中德合作,何以打破零和博弈的“竞争叙事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915人留言! 共有:915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